[高清、超清、藍光電影常識] [2017年11月佳片推薦] [2017年10月佳片推薦] [豆瓣2016榜單] [贊助會員免驗證碼方法] [破解百度網盤限速下載工具]
不容易網 首頁 影視資訊 查看內容

《銀翼殺手2049》:用眼神完成了一部戲

2017-10-29 18:42| 發布者: admin| 查看: 1559| 評論: 1|來自: 字幕組
摘要: 眼睛更是“靈魂”的窗戶,這也是辨別人類與復制人的最大證據。


眼睛更是“靈魂”的窗戶,這也是辨別人類與復制人的最大證據。



在我看來,偉大的電影(尤其是科幻片)分兩種:一種是挑戰、顛覆、刷新觀眾過往認知水平的作品,讓人感嘆“居然可以這樣”;另一種是在觀眾認知基礎上奉獻出更廣闊、完善效果的作品,讓人感嘆“居然還可以這樣”。

1982年的《銀翼殺手》屬于前者,2017年的《銀翼殺手2049》屬于后者。

《銀翼殺手》的意義,很大程度上在于打開了“賽博朋克”題材的世界,并把關于人工智能發人性思辨,上升到了一個全新的前所未有的高度……

想拍這部電影的續集,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過——丹尼斯·維倫紐瓦導演,萊德利·斯科特監制(給足了導演自由),羅杰·狄金斯攝影,漢斯·季默參與音樂制作等等……就算不考慮故事,光看卡司和設計,《銀翼殺手2049》就注定不凡。

光怪陸離的大廳、欲言又止的雕像、迷霧重重的農場、漫山遍野的垃圾、若隱若現的死城、光影交錯的舞池、詭譎迷離的暗室、如夢似幻的虛影、死寂沉淪的廢墟、水霧氤氳的堤壩、一望無際的廢土、陰雨綿綿的都市……當你被一個場景所震懾的時候,總會有另一個場景在等著你

我心中,今年的最佳電影有了。

 

【友情提示:以下內容將涉及劇透。】

 

主創班底有多牛,三部先行短片如何補全兩部電影之間的空隙,《銀翼殺手2049》對于前作有那些繼承和再創作,影片內有哪些典故和隱喻……這些都有人說得很透徹了,筆者接下去只想說一點,也是我在觀影時注意力的焦點:心心念念、牽腸掛肚、難以釋懷的眼神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在這個系列電影中,眼睛更是“靈魂”的窗戶,這也是辨別人類與復制人的最大證據。

(銀翼殺手2049 和 銀翼殺手)

要辨辨別薩伯·莫頓這樣Nexus-8型的復制人比較簡單,因為他們這種型號的右眼都會有專設的序列碼,但高司令飾演的“K”這樣Nexus-9型復制人,連這個特征都沒了。

——重點不在于此,在于影片中角色們用眼神演出來的戲,看完這些神情,這部電影的故事基本就看完了。

由于電影鏡頭大多沉穩、安靜、綿長,更加考驗演員們對于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的掌握,因此他們的眼神等個人氣質表現也被進一步放大了

很長一段時間里,K都克己本分地做著一名銀翼殺手的工作,他知道自己復制人的身份,他不敢產生出多余的類人情緒。從他認為“制造出來的復制人沒靈魂,而被生出來的人有靈魂”能看出,他潛意識里就認為人類要比復制人高級,前期K的眼神總是平靜無情,波瀾不驚。

牢記這一點的同時,K也無可避免地對“靈魂”產生向往……站在他反面的是頂頭上司喬希中尉。

靠著鐵腕手段御下的喬希做事雷厲風行,總是不摻雜任何感情,“沒有靈魂你不是也挺好嗎?”在言辭中,喬希甚至有些羨慕K的冷靜淡然、無牽無掛——她的眼神就豐富多了,可看得出來,她努力想變得和K一樣古井不波……

在私底下,她卻對K的記憶和情感饒有興趣,她沉醉于復制人精準高效的特質,包括“讓他們變得更像人的設計”。

和喬希處在同線不同維的角色是復制人露芙,身為大老板華萊士手下的得力干將,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真實身份里,從來沒有表現出明顯的情緒波動,她的眼神一成不變,算是個面癱…

可即便如此,露芙還是抑制不住生理和心理上的“原始沖動”——影片中她落淚了兩次。

第一次是華萊士在自己面前檢驗并戳死試驗用的復制人,露芙在他身后紋絲不動,卻不自覺地留下了淚水,這是源于她對自己造物主的恐懼

第二次是在她去找喬希要K的行蹤線索,自己輕而易舉就制住了對方,露芙才說完“我們從(復制人)不說謊”,立刻又講“我可以說成是你逼迫我動手的”,殺死喬希時再次落淚,這大概是源于她驚訝自己像人類一樣狡猾、奸詐和陰暗……

直到身死時,露芙的眼神都沒有出現過太大的變化,她以自己復制人的身份而驕傲,也一直在阻攔自己趨向于人的進程。

 

更耐人尋味(大逆不道)的一組眼神來自于喬伊、K和瑪麗埃特。人類和復制人的愛情已經不稀奇,這次連復制人和虛擬影像都談起戀愛來了……

雖然都不是人類,但喬伊比K要“像人”多了,她是大多數男人心目中最完美的女友形象,眼神中無時不刻都充滿對K的愛意,或古靈俏皮、或癡醉迷離……可這都是程序硬性規定的“人性”

觀眾在觀影時最痛苦的“疑惑”大多來于喬伊對K的癡情,當她為自己可以跟著男友去到室外而歡呼雀躍時,當她“感受”雨滴希望親吻男友時,當她鼓勵男友去接受另一種命運時,你根本不愿意相信這都是假的。

喬伊窮盡一生都無法實現的親身接觸,“站街女”瑪麗埃特卻可以輕松辦到……于是有一天,瑪麗埃特去了K的房間。

有著如此調笑嬉戲意味的眼神,大家都會以為她是個普通的人類,然而瑪麗埃特也是復制人。

喬伊和瑪麗埃特共同與K交媾的一場戲堪稱全片之最,給我留下了難以抹滅的印象,因為兩個“人”并不能做到完全的同步,尤其是和K接吻時:喬伊頭頸微斜雙目緊閉,像個初嘗愛意的少女正深情地觸碰愛人的唇齒,瑪麗埃特則兩眼睜開面帶新奇,如同久經情場的老手正頗有趣味打量對象的眉目……

哪個是真實的?兩個都是。K面前這一虛一實、一真一假兩個女友,她們都有著飽含人類情感的眼神,盡管她們沒一個是真正的人類。

 

有上述兩組“三角關系”的眼神做基礎就會發現,復制人有意無意越來越像人類,而人類卻驅使自己越來越像機器。

垃圾場的“棉花先生”知道K身份后,誤以為他是來麻煩的,立刻變得頭如搗蒜、胡言亂語,不敢抬頭正眼看人,雙眼完全失神,一直到他被脅迫完成自己的使命時,這種狀態都沒有改變……

正巧,飾演者連尼·詹姆斯在《行尸走肉》中的角色摩根,之前也有過類似魔怔的狀態,兩個人物頗有互通之處,那就是“不像個人”。

更典型要數大BOSS尼亞德·華萊士,人家更絕,因為他是個瞎子(飾演者萊托為此還專門戴了無法視物的不透明隱形眼鏡)……不過,華萊士有許多只“眼睛”,視野遠比長在身上的那雙看得更廣。

“異形”當初在設計時被拿掉了眼睛,因為“眼睛會出賣靈魂,沒有眼睛會讓別人不知道它下一步將會干什么。”……華萊士也一樣,他沒有眼神

 

最后新老兩代銀翼殺手的眼神,相對而言容易理解多了。

迪卡德一開始以為K是來獵殺自己的,根本就不給兩人留交流的余地,即便之后發現自己不是對手,干脆一起喝一杯時,眼神還是流露出來戒備和不解的意味

K(或者說該叫“喬”了)的變化就有趣多了,此時他已漸漸相信自己就是那個被復制人生下來的孩子,開始認為自己是有靈魂的,他不再抗拒、壓抑此前一直從內心里釋放出來的情感和情緒……于是當他看著眼前這個可能是自己“父親”的人時,眼神里滿是好奇和希冀

前半部里高司令多以平視和俯視為主,眼神少有聚焦,這里看著迪卡德時,聚集的“亮光”有所增加,“有神”起來了。

當一切塵埃落定,喬帶著已經“死亡”的迪卡德來到他真正的孩子身邊,長期遠離人世的迪卡德徹底對本來抱有偏見的Nexus-9徹底改觀當然這不是他眼神里透露出來唯一的信息,此外,還有對即將能夠毫無顧慮見到孩子的茫然無措和欲欲躍試……

30多年的歲月如夢似幻,迪卡德即將進入下一個未曾經歷過的人生階段。

喬則經歷了“復制人—人類—復制人”的心理反轉,這個過程絕不是無用的,他最后已經認可了“復制人也可以像人類一樣擁有愛恨情仇”的理念,此時他雙眉微蹙,眼神聚焦于手中遇暖消融的雪花,帶有深刻的思考意味,像極了第一次走入雨簾感受雨滴的喬伊……

我樂意相信當時喬伊試圖觸摸雨水的心情和表現是真的,就像我相信現在喬的內心感情是有血有肉的一樣。

最后用朋友的一句話結束本文:

Maybe Joe died, maybe not.If he died, he died as a human. Furthermore , as an angle.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放開

真的,好作品各個方面都不能差,何況是這種在某一方面十分突出的作品

2018-10-30 18:49 引用

熱詞檢索
高能熱榜

Copyright   ©2015-2016  不容易網  Powered by©Discuz!  技術支持:不容易網網絡    

辽宁1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