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超清、藍光電影常識] [2017年11月佳片推薦] [2017年10月佳片推薦] [豆瓣2016榜單] [贊助會員免驗證碼方法] [破解百度網盤限速下載工具]
不容易網 首頁 影視資訊 查看內容

《權力的游戲》S7E3:女王有別,審判各異

2017-8-1 22:01| 發布者: admin| 查看: 1848| 評論: 0|來自: 字幕組
摘要: 本集名為《女王的審判》,表面上女王只有一到兩位,可事實上滿打滿算共有六位


本集名為《女王的審判》,表面上女王只有一到兩位,可事實上滿打滿算共有六位


看完這集,心情挺復雜的:一方面久別重逢的瓊恩和提利昂、珊莎和布蘭,首次相見的丹妮莉絲和瓊恩等都是令人感慨的大戲,再加上其他料足,確實好看;另一方面,劇集為了推進故事發展,進一步犧牲了基本合理性和人物設定,如鯁在喉

本集名為《女王的審判》,表面上女王只有一到兩位,可事實上滿打滿算共有六位:示以寬懷的丹妮莉絲,大仇得報的瑟曦,血親重逢的珊莎,慷慨赴死的奧蓮娜,淪為囚徒的雅拉,還有生不如死的艾拉莉亞……

【上星期發現自己寫的文章被某些無恥之徒擅打水印盜發很久了,氣憤舉報之余,也只能開始加水印了,望諒解。】




龍石島


“讓我給你個建議吧,永遠不要忘記自己是什么人,因為這個世界不會忘記。用它來武裝自己,就沒有人可以用它來傷害你。”

“身為私生子的感覺,你又知道什么?”

“全天下的侏儒在他們父親眼里都是私生子。”

S1E1里提利昂和瓊恩首次見面的記憶似乎很遙遠了,但此時再回想起來別有風味,尤其是配合兩人再次見面時打招呼的話:

——臨冬城的私生子。

——凱巖城的侏儒。

當年提利昂陪著瓊恩一起去了黑城堡,并教了他許多道理,曾經朝夕相處留下的好感,如今成了值得信任的基石,只能感嘆這個世界變得太快……

兩人敘舊寒暄之后,介紹隨員,繳械搬船……戴佛斯還特意和彌桑黛聊天套近乎,可得到的卻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回應(畢竟對方出身納斯島,還曾是個奴隸),在龍石島上侍候多年的洋蔥騎士情不自禁地說:這地方變了。

曾經的私生子和侏儒,現在身份都大不相同,真要聊起來三天三夜都不夠,而雙方都對熟識的珊莎禮敬有加,這更拉近了他們的距離。

接著就聊到瓊恩南下之行,提利昂在感激之余不免欽佩他的膽大妄為,“你們史塔克南下就沒好下場”,有趣的是,瓊恩剛說完自己不是史塔克,龍就突然飛出來了。

鑒于瓊恩實際上有龍狼血脈,這幕值得玩味。


促成此次“雙王會”的梅麗珊卓卻躲在一處默默觀察,始終對她心懷質疑和戒備的瓦里斯又來嗆她了:勞苦功高卻又如此低調,您真不簡單。

梅姨卻大方地表示:我的任務完成了。

猝不及防的一次點題,話說姑姑和侄子都是火吧~還是說瓊恩象征著冰的現世。

瓦里斯夾槍帶棒地希望梅麗珊卓去了瓦蘭提斯之后就不要再回維斯特洛了,這樣對大家都好,梅姨卻說她會回來接受自己的命運。

我注定要死在這異鄉,您也一樣。”說罷瀟灑離去,只留下一臉懵懂的蜘蛛大人,在呆滯中看到了孤帆來臨。


丹妮莉絲和瓊恩的首次見面喜劇感十足,彌桑黛介紹了一大串頭銜,震驚“還有這種操作”的瓊恩側身看了洋蔥騎士一眼,戴佛斯才介紹說“這是瓊恩·雪諾”,迷之沉默后,再補了一句“他是北境之王”。開始談正事之后,兩人的交流并不順利,甚至可以說很糟糕,丹妮莉絲首先強調了“臣服”,瓊恩拿“血仇”予以回敬。

知道父親“瘋王”作為的丹妮莉絲意識到理虧,立刻又倡導“團結”,瓊恩則提出了更為實在的“聯手”和“共存”,因為塞外有異鬼尸鬼壓境。

瓊恩堅決而強硬的態度也惹毛了丹妮莉絲:老娘本想展現大度包容的一面,你還上臉了?

丹妮莉絲心比天高,她從出生后到現在逃過了無數次暗殺,創造了太多次奇跡,現在她又以逼人之勢準備重奪鐵王座,怎能忍受如此不敬。

比起瓊恩,顯然還是戴佛斯會說話,先承認“世上有異鬼”確實匪夷所思,再闡述瓊恩也是“創造奇跡之人”……若不是瓊恩制止,他就要把對方死而復生的事情也說出來了。

歸根結底,問題出在兩人還是初次見面,都不了解對方,相互敵視之下又何談信任

正當雙方準備進一步談下去時,匆匆忙忙進來稟報軍情的瓦里斯打斷了會面。


經過狹海一戰,兩只小海怪的大部分艦隊都已喪失,只有區區兩三艘逃回了龍石島,生還者中包括席恩。

但在僅剩的鐵種眼里,席恩只是個護主不力、貪生怕死的軟蛋,不配再做鐵群島的男人……

席恩經受了鐵種們無聲地唾棄,他就像一條將死的野狗般躺在甲板上,無人搭理。


在龍之母和北境之王不歡而散后,夾在中間的提利昂只能賣力充當黏合劑與和事佬(就差做媒了)。

他來山上反省自己為什么沒料到攸倫偷襲,順便和瓊恩聊天,慶幸“子輩并不是他們的父輩,幸好我們都是這樣。

接著又聊到了“雙王”的相同之處:你們都是施仁政的人,但她不可能聽信你的一面之詞,這是人之常情

提利昂一方面勸瓊恩要理解并了解龍母,另一方面也暗示自己可以幫他說話。

無奈,流著史塔克家血液的人一個個都是死腦筋,非要提利昂明說,瓊恩才恍然大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于是乎,提利昂回頭就要求開采龍晶了,反正在咱們眼里沒啥用處的東西他當成寶貝,那就大方給他,與其雙方就這么僵著,不如自己先主動示好。

試著去和一個潛在的盟友建立一個更有成效的關系。”提利昂的建議,丹妮莉絲采納了,不僅是學習寬宏大度,也因為此時她已失去鐵種和沙蛇,確實需要更可靠的盟友。


等兩人再次見面相談,剛開始還是“你犟我比你更犟”的架勢,然后各自扭頭不說話……

這天沒法聊下去了,要依舊是老樣子的話——

所以,丹妮莉絲先一步示好:我讓你采集龍晶,要任何資源和人力我都給。這下子,瓊恩終于也放下面子感謝了對方,畢竟是占人家便宜。

橫亙在兩人之間的堅冰開始慢慢融化,還是姑姑先鑿的墻。瓊恩回去能有個交代,而丹妮莉絲看他的眼神也有些異樣了……



君臨


此時此刻,攸倫·葛雷喬伊在君臨“凱旋回歸”,獲得了無數鮮花與掌聲。

他不僅打了一場大勝仗,還把雅拉、艾拉莉亞、特雷妮三名重要俘虜都給綁了回來

游街,享受無上的歡呼雀躍;騎行,直接連馬帶俘虜一起拉進了王座廳——

上一次鮮衣怒馬、張揚跋扈騎進王座廳的人,名叫泰溫·蘭尼斯特。

攸倫獻上了自己的“大禮”,對此瑟曦相當滿意,當場宣布了蘭尼斯特與葛雷喬伊的聯盟,七國子民當齊心協力鏟除叛逆。

不過,攸倫想要的可不單是官方認可的名分,他更想要坐在鐵王座上的女人。面對攸倫毫不掩飾的野心,瑟曦也懂得適度撩撥:想要我?等打完仗。

攸倫如此得寸進尺,瑟曦自然暗加提防。

而對于瑟曦的這種心態,攸倫又何嘗不知道呢?只要看他對詹姆說的話就明白了……當場挑逗瑟曦不成,靠邊挑釁詹姆也是極好的,攸倫用“你姐姐看上去很棒哦,我該怎么屮她好”的言語成功激怒了詹姆,繼續享受踩壓底線的快感——

畢竟他和詹姆如今分別為海、陸大將,理論上已是平級。


接下去是瑟曦的復仇時刻:先把艾拉莉亞和她女兒以最好的“位置”拴在地牢內,再跑去嘮嗑,先后表示理解處境、提起奧伯倫揭傷疤、再提到喪女之痛,接著一個勁兒地夸你家閨女真俊,充分調動起了艾拉莉亞的情緒。

說得差不多了,再大口占了特雷妮的便宜,回身看艾拉莉亞:瞧我給你閨女種的唇彩,熟悉嗎?

彌塞菈被艾拉莉亞毒死之事,一直是瑟曦心頭大石,如今她選擇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連用毒方式都一模一樣,區別是這次你必須眼睜睜看著你女兒死去,聞著她發臭,聽著自己扎心的聲音生不如死——蘭尼斯特有債必償,這次加倍奉還。

心情大好之下,瑟曦回去興致勃勃地上了不情不愿的詹姆,顯然她也看出來了詹姆對攸倫的仇視和情緒上的不滿……也不知這次睡弟弟,更多是出于真愛,還是籠絡?

第二天一早有人來報信,詹姆還有心掩飾,瑟曦卻是一副“如今誰還敢在君臨嚼我舌頭?!”的自信面孔,頗有大人死絕了熊孩子當家的有恃無恐。


原來是布拉佛斯鐵金庫的代表泰楚·奈斯托斯到訪。兜兜轉轉了一圈,結果發現曾經欠錢不還的瑟曦依舊是最好的投資(押注)對象。

奈斯托斯還端著架子說些套話,瑟曦卻直接戳穿了對方:你們就是群賭徒嘛,想下注,龍女王這種革命者能配合你們嗎?

不能吧?聽說在奴隸灣你們的投資全黃了……給我兩周,在君臨瀟灑一陣子,到時候我把黃金全還你。

面對如此自信滿滿且有理有據的瑟曦,奈斯托斯只好大方地說“獅父無犬女”這種奉承話了。

不得不說,鐵金庫這段戲跳得實在有些厲害……大規模投資奴隸生意很怪,在維斯特洛投資接連失敗最后又找回瑟曦很怪,主客身份再次顛倒也很怪,等等……



臨冬城


前面龍石島上的女王學會了“大度”,鐵王座上的女王大獲全勝,還把另外兩位有水分的女王變作階下囚,而臨冬城的女王則在有條不紊地發號施令。

命沃爾肯學士建造糧倉、抓緊收糧,讓羅伊斯督促工匠用皮革附甲……狠抓吃穿用度的珊莎顯然在政務方面進步很大,連小指頭也對她交口稱贊——

是的,貝里席大人像塊膏藥緊緊黏著珊莎,“永遠在腦海中設想每一場戰斗,每個人都是你的敵人,也都是你的朋友,所有可能的事件都同時發生,這樣就不會有出乎你意料之事,發生的每件事都會是你曾經設想過的。”

小指頭的高明之處就在于,他說的話往往都是真理,每次教導珊莎的大道理也挑不出什么毛病,而他總能在里面夾帶私貨,不知不覺帶起節奏……

珊莎如今已能免疫貝里席的多數花言巧語,可虛以委蛇的同時,還是經不住對方的不斷沖擊……


可這一次有件更重要的事發生,梅拉帶著布蘭回臨冬城了!

姐弟重逢,相視無言,珊莎一時之間手足無措,直到布蘭輕描淡寫的一句“你好,珊莎”才打破沉默。

狼家的孩子們,終于又漸漸聚到了一起,這一幕令人感慨萬千——但是對比珊莎的激動和布蘭的淡定,就能明白如今物是人非

兩人來到了心樹下敘舊,珊莎開心地表示:你既然還活著,就是臨冬城公爵了(畢竟如今北境之王姓雪諾,哪怕他們關系再好,也不如同為史塔克的弟弟親近)。

可是布蘭卻始終神神道道,說自己沒法做公爵,已經是三眼烏鴉了,言行舉止都是一副“神棍”做派,明明還是青少年的身體,卻說出如此老氣橫秋還情商極低的話來,我的表情就和旁邊魚梁木上的臉一樣崩潰……

偏偏布蘭還要哪壺不開提哪壺,談起了珊莎嫁給拉姆斯的那個夜晚,那是珊莎一生揮之不去的夢靨,被嚇到的珊莎立刻起身,對布蘭敬而遠之……

如今狼家剩下的孩子里,也只有珊莎能勝任世俗意義上的“王”了。



舊鎮


接受山姆的手術后,喬拉的灰鱗病被治愈了

博士在仔細檢查大熊的身體后,也宣布他恢復了健康,在談到具體原因時,現場的三個人都在睜眼說瞎話、聽瞎話。

博士撂下“小胖子你天黑后來找我”的話就走了,剩下山姆和喬拉相視一笑。

如今大病初愈的喬拉,急不可耐地想回龍石島去見自己的女神,她和山姆一樣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在分離前,山姆率先向他伸出了手。

山姆威爾·塔利和喬拉·莫爾蒙收獲了一份誠摯的友誼,日后再相見時,應該能進一步促進瓊恩和丹妮莉絲兩人的聯合


事后,博士教訓了山姆,明確指出“你犯大事了”,同時,他在了解山姆的所作所為后,也承認了他的能力。

一秒黑臉變紅臉,但轉眼間又成了黑臉:現在學城沒立刻把你趕走就算開恩了,別指望我們還會獎勵你,來,把這些快爛掉的手稿和卷軸全謄寫一遍。

這件貌似是懲罰的差事,怎么看都像是“獎勵”——讓山姆抄寫珍貴古卷,學城這是要重點栽培山姆啊

由此看來,上集劇評里我關于學城的“陰謀論”也不攻自破了,是我想太多,學城是座相當偉大的知識殿堂。

再退一步想,以劇集剩下的空間,根本不足以再去刻畫更深層次的學城了,還是這樣簡單點好,有陰謀也放到原著里去腦補吧……



凱巖城


失去了兩批盟友,丹妮莉絲深感制海權的重要性,心急如焚的她甚至想自己騎龍去海上找攸倫。

提利昂趕忙勸她別沖動,還是把注意力放到凱巖城的戰斗上來為好。

不出意料,凱巖城攻防戰確實只是一筆帶過的小場面,創新之處在于用提利昂的口述配合無垢者攻城完成。

靠著無垢者軍團優良的團戰能力,以及提利昂提供的下水道奇襲,進攻方沒費太多力氣就全殲守軍,拿下了了凱巖城,但灰蟲子感覺“太容易了”。

作為蘭尼斯特家族的根基,同時也是獅子家幾個子女間的焦點,凱巖城本該是場血戰才對,但預想中上萬守軍的蘭尼斯特主力卻不見蹤影……

12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熱詞檢索
高能熱榜

Copyright   ©2015-2016  不容易網  Powered by©Discuz!  技術支持:不容易網網絡    

辽宁12选5开奖